官方物流菜鳥 > 呼倫貝爾新聞 > 正文

人生猶如一場旅行

兒時的“光腚糖”

大學時光

軍大衣

徐志摩的詩

曾經的專科學校如今的呼倫貝爾學院

1984年,我考入海拉爾師範專科學校,畢業後留校任教,至今已有35年,與周圍同齡人一樣,也到了退休的年齡。如我一樣的“60後”們,生逢改革開放的熱潮,身上留下了獨特而鮮明的時代烙印。改革開放,不僅改變了一個國家的面貌,同樣改變了個人的命運。

如果沒有改革開放這個偉大壯舉,我不知道自己會有怎樣的工作和生活,至少沒有能夠進入大學讀書的機會,更沒有在大學執教的可能。很難想象,生活困頓,難以温飽的我和兄弟姐妹們,又將掙扎在怎樣的人生邊緣,走過“温飽階段”,迎來“小康時代”。作為“60後”,我的人生猶如經歷了一場幸福旅行。

“光腚糖”和“大白兔”的故事

小時候,我生活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林區的一個小鎮——圖里河,除了兄弟姐妹5人,還有爺爺、姑姑叔叔一起生活。十餘口人,母親在家操持家務,只有父親一人工作養家,可以想象生活的艱辛。能夠吃飽穿暖全靠母親的智慧,春節就成為兒時最盼望的一件事。

每人分上幾塊紅紅綠綠的“光腚糖”,小心翼翼拿出一顆,慢慢放在嘴裏,那甜香的味道瞬忽間“大珠小珠落玉盤”般齊震味蕾。於是,每一顆糖果都延長了在我口袋裏的生存時間。

初中一年級的時候,應該是1977年吧,一天,我的同桌婉玉上課前悄悄遞給我3塊包着漂亮包裝紙的糖果,上面印着歡快的小兔子,後來知道這就是傳説中的“大白兔”奶糖。只是當時,我連傳説都沒有聽説過,那份驚喜,夾雜着緊張、幸福的情緒衝擊着一個少女的心房,本打算留着慢慢品嚐,但最終味蕾戰勝了理智,3顆糖被我一口氣都吃掉了。

而後,我在相當一段時間裏迷上了攢糖紙。這或許是我成年後選擇學習文學的藝術啓蒙吧。

“軍大衣”和我的大學時光

1984年,我考入了海拉爾師範專科學校,當時叫免費師範生。那年10月,入校時已經落雪,當時的學府路坑窪不平,學校只有一幢三層樓,宿舍是一排平房。

入學第一天,躺在沒有暖氣,冰冷的宿舍裏,我的心情有點低落。

雖是無奈,但細想起來,如果沒有這樣一所剛剛成立的學府,我的大學終將成為一個夢想,也不可能有現在在大學教書的我了。

那時候,雖然姑姑、大姐都工作了,但還有姐姐妹妹弟弟在讀書,同時供幾個孩子上學,家裏的生活並不富裕,所以我的大學生活也過得十分節儉。師範專科學制只有兩年,在讀大學二年級,也就是畢業的那一年,我花25元錢買了我的第一件棉大衣,一件帶剪絨領子,軍綠色的大衣——軍大衣。

在80年代,軍服、軍帽、軍挎包絕對是俊男靚女最時髦的裝飾,如果擁有一件軍大衣,是很拉風的一件事。這件軍大衣,讓我很是開心,用現在的話説,那也是低調的奢華了一把。

那時候,海拉爾的公路大多坑坑窪窪,冬天的積雪也清理得不及時,都是等着自然融化,從家裏騎自行車到學校上班,至少也要30分鐘,一個年輕女孩兒穿着軍大衣,睫毛、眉毛掛滿霜花,在雪地中騎車疾行,也是一副英姿颯爽的畫面呢,這就是那個年代我的“芳華”。

這件軍大衣從大學畢業直至我工作的若干年間,在東北零下30多度最寒冷的季節,始終為我遮擋風寒,温暖着我的身心。時至今日,我依然對“軍綠色”情有獨鍾,每每看到綠色的軍裝,我便心生激動,真想穿上找找當年的感覺,這或許是對青春的一種祭奠吧。

熾熱與浪漫的青春年華

“60後”的記憶中,都有一首詩叫《致橡樹》:“我如果愛你,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。” “我必須是你身旁的一棵木棉,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”

還有顧城《一代人》的名句:“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/我卻用它來尋求光明”。北島的《回答》:“告訴你吧,世界,我——不——相——信!”

那是一個充滿詩情的時代,似乎每個人都是詩人,精神追求遠勝於物質誘惑,對知識的渴望充滿校園。對於每個月僅有3塊5塊零用錢的我來説,去新華書店淘一本便宜又難得的書,是每個月必修的功課。

在我的記憶中,曾經有過兩本印象極深刻的書。大學時,如果能夠到學校小小的圖書室裏去讀書,是萬分幸運和幸福的事。記得,當時學校圖書室有一位漂亮的烏日娜老師,我用誠懇的態度打動了她,同意我假期的時候借幾本書回家去讀,那個愛上詩歌的年代,《徐志摩的詩》自然是不能錯過的。假期結束,我卻因為各種原因沒能及時還回去,最終在生活的瑣事中忘了這本書的存在,等想起來的時候,那本小書已成了我的珍藏。

還有一本,是大學實習時,正趕上講授古文,急需一本“古漢語詞典”,當時,這可是有錢都難以買到的,求助於我下屆的師弟,人家爽快的借我,問他從哪裏買,他只是説,你用好了。時間久了,師弟忘了,我也“忘了”。若干年後,大家説起當年的事,都啞然失笑。

在那個改革開放最初的時代,到處充滿了激情與憧憬,也迎來了文化的大繁榮。朦朧詩、傷痕文學、先鋒文學、探索電影、美學熱等開啓了一個啓蒙的新時代。

每當聽到“依稀往事似曾見……”那字正腔圓的粵語旋律時,思緒一下子就會被拉到那遙遠的過去……“洋裝雖然穿在身,我心依然是中國心……”那不太標準的國語依然讓人心潮澎湃。那個時代的年輕人向上而好學,單純而浪漫,熾熱而忠誠。

我無法準確記住周圍的一切是在什麼時間改變的,超市裏的糖果不知何時已經變得品種繁多;鴨絨服、羊絨大衣、貂皮大衣琳琅滿目,道路越修越寬,高樓大廈鱗次櫛比。

從衣食住行到思想文化,年少的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,中國會發展得這麼快。改革開放40多年來,整個國家發生了滄海桑田般的巨大變化,對於臨近花甲的我,猶如進行了一場穿越旅行。

我很慶幸,能夠親歷這一偉大的歷史轉折時期,與改革開放共成長,見證了中國40多年的滄桑鉅變。如今,八十年代的許多回憶雖然離我們漸行漸遠,但那個時代所饋贈與我們的美好,那個時代留下的艱辛中奮鬥的足跡,將永遠被我銘記。

2018年12月18日舉行的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説了這樣一句話,“我們不但善於破壞一箇舊世界,我們還將善於建設一個新世界”,這是對一代“60後”奮鬥之路的總結。而建立一個新世界的漫漫征程,唯有奮鬥!

四十多年的光陰流轉,人們在參與創造偉大時代的同時,也在成就自己人生的精彩。

一路走來,有人質疑,有人猶豫,畢竟未來充滿了不確定。但還有更多的人砥礪前行,他們秉奮鬥之神魄,展巨鵬之雙翼,奏改革華章,織華夏錦繡。

未來,人們也將在改革開放的時代洪流中,繼續奔跑、永不停息。

[責任編輯:邢俊清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註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繫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